洪渠网正文

员工质疑李河君说谎,千里维权不退,汉能曾强迫内部认购集资上亿

2019-11-01 14:53:05 阅读量:4943

原标题:员工质疑李河君说谎,千里维权不退,汉能曾强迫内部认购集资上亿

10月15日下午,汉能集团(以下简称“汉能”)创始人兼实际控制人李和君在内部员工要求工资和权利七天之后,向所有员工发出了第一封公开信。

李和君在信中提到,今年以来,由于复杂多变的外部形势,实体经济运行出现了一些困难,“我们有数百亿笔未及时收回的应收账款,金融合作机构的部分信贷资金因自身原因被暂停”。

从信中判断,汉能的情况并不乐观,但李和君预测,正常的薪资应该在11月份恢复。

欠薪纠纷反映了这家前光伏发电巨头的尴尬处境。此外,Touzhong.com还获悉,汉能部分员工在2018年被迫认购数千至数十万元的金融产品,其中一些人涉嫌自筹资金。因此,这些理财产品到期后能否带息赎回也成为汉能员工维护自身权益的关键要求之一。

李和君发出员工信函的前一天,投中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北公园汉能总部会见了汉能集团高级副总裁张斌。在与Touzhong.com的对话中,张斌回答了有关汉能当前发展和资金短缺的问题。

至于拖欠工资的原因,张斌表示:“资金充足后,工资将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发放。等级越低,优先级越高。我们这些高层管理人员目前也拖欠债务。外界声称高层管理人员的工资没有被拖欠是不真实的。”

然而,要求加薪的员工并没有接受李和君和张斌的承诺:“最近几个月有很多承诺,但没有一个是真的。”“我应该说几次。”

一方面,这是李和君无奈的解释,另一方面,员工们充满了疑虑。汉能发生了什么事,他曾经在光伏行业很出名,他的创始人曾经超过马云和王健林,成为中国大陆最富有的人。

“汉能集团的每个子公司自2018年5月以来一直拖欠工资,并无故非法扣留员工2019年8月和9月的社会保障和公积金。这对现任和前任同事的正常生活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汉能北京创新设备技术有限公司成员张莉(化名)告诉Touzhong.com。

“积累了近五年连续缴纳社保公积金的文件瞬间被切断,大量同事买房买车摇号因此延误,损失巨大;孩子上学需要出示社会保障和纳税等证件,这是无效的,他们下学期将无法正常上学。”为了索要工资,张莉在她的维权信中写道。

(维权工作人员:张莉的请愿信)

张莉只是工薪阶层之一。10月9日,400多人在汉能总部捍卫自己的权利,涉案金额超过3700万元。

对此,张斌向Touzhong.com解释说,那天参与维权的人数不超过400人。然而,汉能尚未对这笔欠款的金额和涉及的部门做出回应。

不仅在北京,在福建泉州,另一群员工也在捍卫自己的权利。这些员工属于汉能美索不达米亚罗乐设备集成有限公司

李雷(化名)告诉Touzhong.com,由于他是一名外籍人士,他在进入工作岗位时被直接告知到项目现场报到。他甚至从未去过福建泉州的办公室,其他大多数员工也是如此。

(员工维权照片:泉州汉能员工维权照片)

“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在6月、7月、8月和9月拖欠雇员公司的款项,在8月和9月拖欠五险一金。目前,由于社会保障金的暂停,一些员工无法从事新的工作,”李雷抱怨道。

就这样,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和公司之间展开了拉锯战。从10月9日到15日,员工几乎每天都去公司总部捍卫自己的权利。有些人还申请了劳动仲裁。其他人则直接去了信访局进行信访。有些人甚至在此期间直接离职。

李和君表示,汉能的资金短缺除了公司数百亿应收账款未能及时收回、部分金融合作机构因自身原因暂停发放信贷资金等外部原因外,还有内部原因:经营管理过于粗放、资源与企业发展步伐不匹配、招聘速度过快、人才素质参差不齐、劳动力成本突然上升,导致集团资金配置和周转困难。

从李和君的信中不难看出汉能现在确实缺钱。他写道:形势已经逐渐发展到今天。本集团在资金分配和现金流方面确实遇到了很大困难。资金非常紧张。

事实上,有早期迹象表明汉族缺钱。当时,为了解决融资问题,汉能曾针对其内部员工进行融资。

2018年6月,汉能开始向内部员工筹集项目管理资金。汉能在公司内部报纸上写道,6月28日,营口鼎荣产品(营口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2018年私人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在集团内部总部签署了内部认购协议。在过去的几天里,现场订阅有增无减,汉能员工订阅了超过1亿元人民币。

(图纸版权保护人员)

然而,并非所有员工都承认自愿订阅。

"起初是胁迫,然后是诱导."汉能电影公司的员工黄奇告诉Touzhong.com,如果他不出资,他将被解雇,许多员工被迫投资。

汉能内部会议的公开音频文件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一位自称负责人力资源的副总裁在营口移动能源项目简报会上直言不讳地表示:“如果你持观望态度,你愿意离开。不要把它解释为道德绑架。私人债务是不购买的。这种行为是评估系统的一部分。价值评估是指价值评估为“c”。劳动合同的终止是指价值评估为“c”

汉能薄膜发电员工李杰告诉Touzhong.com,根据汉能员工的内部评级,9级以下的员工不需要提出任何硬性要求,9级以下的员工必须承担20万元的认购“义务”。9级以上的员工逐步增加,但他不知道确切的数量。

“但事实上,他们的操作方法非常灵活。如果9级员工得不到20万元,他们可以与其他低级员工共筹20万元,并在将来有兴趣分享。”李杰说,许多没有强制性要求的低层员工的工资也在5000到1万元之间。

“有人说他们没钱,所以汉能来银行让员工借钱投资营口项目。”黄奇补充道。

(提款维权人员:汉能员工收到金融产品认购通知)

然而,汉能一直否认强迫内部员工购买某些金融产品的事件。当时,汉能公开回应称,录制的内容偏离了他的个人理解,过度播放,违反了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立场和意愿,并表示已命令其控制下的相关公司对发表不当言论的责任人进行处理。

在接受Touzhong.com采访时,张斌仍然表示,汉能去年8月没有强制内部员工购买某些金融产品。这是员工自愿订阅的。

然而,现在员工们回忆起这件事,李杰仍然认为这并不像“过度劳累”那么简单,“录音中相当一部分所谓的“理解偏差”实际上已经作为公司的实际做法得到了实施。”李杰说道。

根据汉能内部人员提供的“营口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2018私人定向债务融资工具”,项目主体是营口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汉能是公司三大股东之一,也就是说,汉能涉嫌通过自身项目变相融资。

(维权人士提供的营口项目信息)

另一方面,文件介绍营口津能移动能源项目是营口市委、市政府支持的重点项目。担保人是营口沿海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营口最强大的aa-a国有平台公司。值得注意的是,营口沿海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是该项目主要公司的股东之一。

与北京的谋薪员工相比,泉州的员工更幸运。据了解,虽然他们也根据公司的建议投资金融产品,但他们并没有被迫购买。

“说到底,我们没有强迫购买。一些同事没有购买这种产品,他们也没有被迫离开公司。”米娅·索波诺设备集成(福建)有限公司李秒(别名)表示。该公司的另一名员工也坦白承认:“起初,有不同级别和9级以上的人购买,然后9级以下的人没有进行这种宣传,也没有强制说他们必须购买。”据了解,汉能有30级和9级员工,他们通常负责。

然而,李秒也抱怨购买了这款金融产品。在签订合同的过程中,他认为自己被骗了。

“当我们拿到合同时,我们发现我们把它借给了第三方公司——深圳国兴荣科技有限公司,”李秒回忆道,但当时,当公司对外公布时,它告诉员工,这笔资金是用于营口金能项目融资的金融产品。

此外,米娅·索斯比(mia sotheby)设备集成(福建)有限公司的员工仍然担心另一个问题。根据合同规定,借款员工需将款项转给总经理,总经理再将款项转给借款企业深圳国兴中国科技有限公司,因此,合同在三方签字后方可生效。

但是,一些员工告诉Touzhong.com,从去年8月底开始,他们已经将资金转给了总经理,但是到目前为止,总经理还没有签署合同,合同也没有及时签署。那么,贷款合同何时生效,何时到期就成了一个悬念。

(泉州维权人员提款:与深圳国兴荣科技有限公司贷款协议)

深圳国兴荣科技有限公司是什么样的公司?根据调查披露的信息,该公司表示成立于2018年5月29日。其法定代表人是钟美莲。其主要经营范围包括电子产品、机械设备、建筑材料、珠宝、饰品、化妆品等。

从以上信息判断,深圳国兴荣科技有限公司确实是一家普通公司,但问题是公司间接持股1%的宝山恒鹰移动能源产业投资合伙公司(宝山恒鹰移动能源产业投资合伙公司)也由汉能控股6%。

换句话说,福建宫唑设备集成有限公司从员工那里借来的钱,经过一圈后最终还是再次用于汉能移动能源项目。

针对内部员工定向筹资的问题,汉能相关人士告诉Touzhong.com,此事确实存在。他表示,“营口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2018年部分员工购买的2018年私人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分为八批。根据订购协议和产品说明,产品期限为18个月,产品有效期为2020年1月19日至2月19日。产品的具体有效期因批次而异。

汉能为什么缺钱,事实上,早在2015年,这一切就已经奠定了基础。

同年5月20日,汉能在香港的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Hanergy Thin Film Power)突然遭到恶意卖空,在20分钟内蒸发了1400亿港元的市值。后来,汉能薄膜发电因涉嫌“买卖自身”被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Hong Kong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调查,并被勒令停止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不得恢复交易。

这对汉能当时高速运行的电影发电无疑是致命的打击。2015年,汉能薄膜发电在其年度报告中描述了这一巨大变化的影响:2015年,我们受到了突然的打击,打乱了汉能的发展步伐,打乱了原有的中长期计划,并使资本链处于紧张状态。尤其是薄膜技术的国际化和大规模产业化计划被完全打乱。

根据当年的财务报告,汉能电影动力公司在2015年亏损122.3亿港元,而在2013年和2014年,汉能电影动力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20.2亿港元和331亿港元。

因此,韩寒可以开始拯救自己。

在接下来的四年里,汉能进行了一系列调整。例如,一些企业已经暂停,现有公司的组织结构已经改革。已经建立了五个主要的商业集团,包括移动成员商业集团、分布式能源商业集团、全球光伏应用集团和产品孵化中心。

为了配合业务发展,汉能薄膜发电也将在2016年进行结构调整。重组后,集团共有13个核心业务部门,涵盖上游、下游和核心业务。

其中,上游主要从事设计制造大型太阳能电池生产线,提供生产线集成和安装调试服务。下游包括国内太阳能发电系统和小型工商业分布式项目。农业应用部和电子商务部等。

汉能集团副总裁张斌告诉Touzhong.com,目前汉能90%的收入来自设备销售,即发电设备生产线的交付。其他收入主要包括大众消费品,如汉王、汉山、夜光取暖服和汉宝,而政府补贴的光伏发电不再是汉能的业务重点。

张斌表示,汉能目前已将其业务分为to g、to b和to c,其中to c业务包括薄膜充电纸、充电袋和薄膜电池背包,但根据数据,销售额是平均水平。到g的业务,如天安门武警岗亭使用的伞的设备,是由汉能提供的。to b业务与摩托车、自行车等企业进行了合作。

(网上拍摄:薄膜充电纸、充电袋、薄膜电池背包)

从财务数据来看,汉能的转型和调整确实产生了一定的效果。财务报告显示,2017年汉能薄膜发电上游业务收入达到42.4亿港元,同比增长40%。汉能薄膜发电下游分布式光伏和移动能源实现年销售收入19.05亿港元,同比增长31%。同时,它有1400多个下游经销商。另一方面,汉能从2017年起不再接受政府补贴。

(汉能薄膜发电的性能变化)

不仅如此,汉能也开始为工业园项目赚钱。根据汉能的财务报告,截至2017年底,三个工业园区项目从汉能购买了电影生产线,即四川绵阳、山西大同和山东淄博,总销售额约为113亿元。

2018年,汉能集团在安徽省蚌埠市新增了一个金二格移动工业园。2018年6月和8月,汉能总共购买了价值43.04亿元的汉能太阳能电池芯片和三部曲面膜博汉华生产线。

然而,尽管工业园区和汉能签订的销售合同相对较高,但短期内产生的收入相对较小。例如,2017年6月,汉能签订合同,向绵阳提供一条总价格为37.55亿元的电影生产线,但到2018年底,该合同产生的收入为9.64亿港元。另一个例子是,2017年9月,荆州顺柏项目以6.192亿元人民币收购汉能薄膜生产线及相关技术服务3.3亿元人民币,但截至2018年12月底,该合同产生的收入约为6.29亿港元。对于已经耗尽资金的汉能薄膜发电来说,这无疑是沧海一粟。

显然,尽管目前的汉能已经实现了彻底转型,但它在这一过程中面临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公司的重组带来了人员的快速变化。“大约在2018年11月,汉能裁员约2000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数十或数百人从10,000多人减少到7,000多人。今年上半年,由于海外子公司的员工被纳入汉能系统,员工人数已超过8000人,但从那时起,人数逐渐减少,目前在Touzhong.com的在职员工不到7500人..

此外,工资拖欠的突然爆发是一个更直接的信号:它表明正在经历和平变革的汉能可能正在飙升。汉能怎么了?

一位自称负责人力资源业务的汉能副总裁在2018年营口工业园区筹资项目推广会上表示:“汉能已经死了几次,准备再死几次。在2015年520岁时,韩寒不可能死过一次并活下来?”

这一次,韩寒能活下来吗?(文/辰溪殷新源/投中网)

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