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渠网正文

乡村振兴与精准扶贫的战略关联

2019-12-02 14:55:33 阅读量:3804

原标题:乡村振兴与精准扶贫的战略关联

在农村振兴战略的后续和深化实施阶段,农村发展不平衡逐步得到解决,也是缓解农村相对贫困的阶段。两者的本质是“一面和两面”,这也是“相对贫困的解决将贯穿现代化的全过程”这句话的含义。

农村振兴和精确扶贫是党和国家围绕农村农业现代化的根本目标和以人为本的根本立场,在内部发展背景下实施的一项“一揽子”系统工程。从理论层面理清农村振兴与精确扶贫的内在战略联系,有利于在地方实践中有序实施两大关键任务,并在党的领导下不断促进农村事业的繁荣和发展。

从实现目标的角度来看,两者基本保持不变。国家促进精确扶贫。通过精确的识别、精确的援助、精确的管理和精确的评估,目标是识别贫困者,实现精确的扶贫,确保到2020年农村地区的贫困者按照目前的标准脱贫,所有贫困县都将“脱帽”,并解决整个区域的贫困问题。一方面,精确扶贫的重点是缩小村庄内部的区域发展差距,从而促进所有农村居民的经济生活摆脱贫困,达到国家规定的保护水平。农村振兴战略旨在通过以城为村、以工促农、城乡互促的综合发展机制,以及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和组织振兴的“五个振兴”战略,实现产业繁荣、生态宜居、农村文明、有效治理和福祉的总体目标。另一方面,农村振兴战略旨在缩小农村地区区域发展之间以及城乡之间的差距。在巩固现有扶贫成果的基础上,实现了“农美、富农、强农”的总体发展目标。从实现目标的阶段来看,准确扶贫重在保障底层,而农村振兴重在进步。从实现目标的角度来看,精确扶贫侧重于单一经济层面的扶贫,农村振兴侧重于经济、生态、文化和社会的多维质量提高和效率提高。然而,目标阶段分析和目标维度分析都应认识到,上述差异是对“人们日益增长的对更好生活的需求与不平衡和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的分阶段和定向反应。无论是精确的扶贫战略还是农村振兴战略,都是党和国家为弥补发展差距、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推进农村治理现代化而做出的重大战略调整。在优先发展农业和农村的指导下,党和国家今后仍将致力于实现上述目标,并将陆续、相继、一代又一代地大力出台惠农支农政策。

从时间上看,两人相遇并接力。以2020年为时间节点,精确扶贫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绝对扶贫(2013-2020年)和相对扶贫(2020年以后)。2013-2020年是消除绝对贫困的阶段。现阶段,国家通过贫困标准的制定,确定了贫困家庭、贫困村庄、贫困县和极度贫困地区,明确要求按照现行标准,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所有贫困县被“斩首”,整个地区贫困,从而实现消除绝对贫困、实现“一个全面小康社会不少于一个”的庄严承诺。2020年后,该国尚未发布后续扶贫政策文本,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扶贫任务都已完成。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军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并不是说中国的反贫困和减贫工作将在2020年结束。只能分配数字。到2020年,我们将解决农村地区的绝对贫困问题。解决相对贫困将贯穿现代化的全过程。”换句话说,2020年后,我国消除贫困运动的主要任务将从解决绝对贫困转向缓解相对贫困,从解决收入贫困转向解决多维贫困。

根据农村振兴的"三步"战略,可以发现,农村振兴的第一步与精确帮助穷人和消除绝对贫困的阶段(2013-2020年)相协调。农村复兴的后两个步骤与缓解相对贫困阶段(2020年后)相协调。就前者而言,精确减贫的现有体制框架和政策体系、已取得的减贫成果以及在赤贫地区消除贫困的持续斗争,为形成农村振兴战略的治理机制、获得治理成果和积累治理经验奠定了稳定的基础。农村振兴战略和精确减贫之间的三年衔接期(2018-2020年)巩固了减贫的成效,丰富了援助资金来源,拓宽了减贫手段,更新了减贫概念,并大力支持贫困地区,特别是赤贫地区的减贫斗争。至于后者,减轻相对贫困和深化农村振兴可以被视为一枚硬币的两面。中国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在城乡关系中最为突出。与此同时,农村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也日益突出。农村振兴战略的初衷显然不是扩大,而是减少不平衡发展,实现共同繁荣。因此,在农村振兴战略的后续和深化实施阶段,农村发展不平衡问题逐步得到解决,同时也是缓解农村相对贫困的阶段。两者的本质是“一面和两面”,这也是“相对贫困的解决将贯穿现代化的全过程”这句话的含义。

从实施内容来看,两者是在同一个菌株中发展起来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意见》的纲领性计划和《农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的分阶段部署都将把消除贫困作为一个重要章节进行详细阐述。因此,从实现内容来看,两者之间的整体关系可以理解为整体与部分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农村振兴和精确的减贫是同样的压力。该国对减贫的要求既不是降低减贫标准,也不是提高食欲。与此同时,它仅限于精确扶贫运动的公益性质和扶贫资金的有限性质。在大多数地方,使贫困家庭脱贫的方法是达到使他们脱贫的标准,也就是说,只要他们达到“生活保障”的目标,就要使他们脱贫。为了实现“生活保障”的目标,地方政府的主要扶贫方式是工业扶贫,包括电子商务扶贫、光伏扶贫、旅游扶贫和农林产业扶贫。其他扶贫方法,如教育扶贫、职业教育扶贫、就业扶贫、搬迁扶贫等,也直接指向“生活保障”的目标。因此,精准扶贫主要对应于农村振兴的“繁荣产业和富裕生活”两大部门,这两大部门由于标准和要求高,已经成为“生产保障”和“产业发展”的“升级版”对口单位。

另一方面,农村振兴是精确扶贫内容的大拓展。在农村文明方面,农村复兴提出要培育文明的农村文化、良好的家庭作风和朴素的民俗,建设一个邻里守望、诚实有礼、勤俭节约的文明村庄。在有效治理方面,农村振兴提出要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构建简单高效的基层管理体系,实施自治、法治、德治三位一体的基层治理体系。在生态宜居性方面,农村复兴提出要牢固树立和实践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协调山川、森林、田野、湖泊、草地管理,全面提高农村人居环境质量。此外,农村复兴还对农业供给方面的改革、国土空间的开发、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的规划以及新的农业管理体制的构建作了大量论述。

(本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精细环境治理的双重逻辑与促进路径研究”(17bzz007)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李姚磊、俞敏江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cssn_cn,了解更多学术信息。

江西快3 bet 秒速牛牛app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天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