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渠网正文

老技术与新科技:全球化中的品质传承与创新

2019-12-02 10:06:04 阅读量:2961

原标题:老技术与新科技:全球化中的品质传承与创新

在技术更新和迭代的过程中,老牌企业正在推动质量的继承和创新。图为丹麦企业乔治·杰森在大哥本哈根地区的工作室。成雄的照片

质量革命研究小组在德国陈晗与第三代经理进行了讨论。吴新宁拍摄

丹麦菲利普的银器工作室回荡着手工锻造的声音。

这是丹麦的经济中心——大哥本哈根地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居世界首位。在这个充满土地和金钱的城市中心,被誉为丹麦“国宝品牌”的银器公司乔治·杰森(George Jason)已经在这里待了115年,在全球13个国家的主要城市开设了近100家店铺。

全球化不仅是一个与高科技有关的故事,而且一些经受了工业革命洗礼的传统产业在全球市场上也显示出新的价值。

在技术更新和迭代过程中,如何实现质量的继承和创新是保持产业竞争力的长期命题。从新旧技术融合的张力中,一群全球性企业正试图探索制造业新的活力之源。

走进乔治·杰森传统银的全球化故事

一个月前,在丹麦驻北京大使馆,大老远从丹麦赶来的菲利普·莫奇(philip mø rch)面对一群中国顾客,展示乔治·格申(George Gershon)的半成品制银工艺,让顾客对这个丹麦皇家品牌的产品制造技术有更多的了解。

菲利普第一次来北京,是世界知名银器品牌乔治·杰森(George Jason)产品开发部门的负责人。1904年,学徒创始人乔治·詹森(georg jensen)在哥本哈根开了一家工作室,他的手工珠宝和银雕一经推出就广受欢迎。在成立初期,有超过18,000幅手绘原画,现在仍保存在工作室里。

这家有着115年历史的公司虽然多次获得国际奖项,但在全球13个国家都有业务,近100家店铺在运营。除了丹麦在弗雷德里克卡比(Frederickabee)的工作室和工厂之外,它还在清迈和泰国的其他地方设有制造工厂。

在全球化的扩张中,乔治·杰森(George Jason)给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手工银传统产业赋予了新的生命。

目前,世界上大多数主要的高尔夫奖杯都来自乔治·杰森的工作室。它还将为世界各地的客户定制产品。它的客户名单涵盖不同的群体,如丹麦女王和日本艺术家。此外,乔治·杰森(George Jason)与全球设计师形成了开放的合作关系。如果产品卖得好,这些设计师不仅可以获得设计费,还可以分享产品的全球利益。乔治·杰森(George Jason)的大部分手工制品都很贵,一个银锅售价4万美元。

"我们也希望与更多的中国企业合作来定制他们的产品."乔治·杰森银器部门的业务经理耶尔根·雅各布森说。

对技术的尊重已经是欧洲制造的基因。然而,新旧技术都需要强调它们在全球化应用中的价值。全球市场并不完全由新科技产品主导。一些老企业在世界市场的深度分布中也站在行业的前沿。

亨克一年几次通勤到景德镇,景德镇是“中国的瓷都”,在荷兰代尔夫特镇,离菲利普800公里。他是那里定期展览的常客。

作为皇家代尔夫特蓝瓷公司(Royal Delft Blue Circular)的首席执行官,亨克经常参加世界各地的陶瓷博览会,以开拓全球市场——他将前往柏林旅游博览会参加,他还将前往巴黎、米兰等国际时尚之都推广新的陶瓷产品。

皇家代尔夫特蓝瓷是该地区唯一的陶瓷公司。这里的许多工匠已经工作了40多年。他们服务的陶瓷企业有300多年的历史,他们所依赖的陶瓷技术经历了几千年的变革。然而,来自古代工厂的青瓷在美国、韩国和世界其他地方仍然很受年轻人的欢迎。

在哥本哈根奥迪康总部,拥有智能技术的助听器在出厂前必须在工具室接受各种测试,以达到高质量标准。世界领先的助听器企业成立于1904年,在全球拥有20多家子公司和近80家国家代理商,并在波兰、上海等地设有工厂。

为了保证产品质量的一致性,奥迪康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统一的质量标准。海外工厂的所有员工培训和资格认证都由奥迪康自己控制。

这一全球化概念是多年前确立的。奥迪康第二代经理威廉·迪蒙(William Dimont)自接管公司以来,一直在世界各地学习和研究技术经验,并逐步建立了全球供应链和物流销售渠道。今天,全球销售的助听器有一半是丹麦制造的。另一方面,奥迪康占据了世界助听器市场的五分之一以上。

随着全球化的布局和新的市场活力,越来越多的老牌企业在世界上变得越来越不可替代。

“百年产品”背后工业革命后的现代创新

欧洲老牌企业全球化成就的背后是它们经受了工业革命洗礼的技术增长。

在荷兰埃因霍温的飞利浦博物馆,从白炽灯泡到盒式磁带、真空管和智能家用电器的展品,概括了这个国际巨人100年的工业革命历史。

工业革命起源于欧洲,是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创新之一。自19世纪60年代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以来,它带来的每一次工业化浪潮都带来了欧洲企业的新变革。由此带来的技术变革不断刺激欧洲制造业的新竞争力。

1891年,以电力技术诞生为主要特征的第二次工业革命达到高潮。安东尼奥和杰拉德·菲利普斯这两个荷兰人在埃因霍温创立了飞利浦。该企业主要生产碳素灯丝灯泡,未来将成为欧洲最大的碳素灯丝灯泡制造商之一。

受工业革命的影响,飞利浦很早就开始了技术创新和突破之旅。1914年,它建立了第一个研究物理和化学现象的研究实验室,催生了新的照明技术,并首次在x光和无线电技术方面进行了创新。

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爆发前夕,飞利浦进一步跨越国界,发明了旋转刀头,这反过来又把它发展成电动剃须刀,为后来晶体管和集成电路的突破奠定了基础。1965年,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飞利浦生产了第一个集成电路。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产品技术迭代一直贯穿飞利浦的开发过程。自第一个灯泡生产以来,飞利浦已经成为一个具有强大创新能力的技术巨人。

飞利浦和奥迪康也是如此。奥迪康实验室里装满了各种小型入耳式无线助听器样本。然而,一个多世纪前,新生的助听器还远远不是这样。

1878年,美国科学家贝尔发明了第一个碳助听器。20世纪初,奥迪康的创始人汉斯·迪蒙(Hans Dimont)涉足助听器行业,目的是帮助有听力障碍的妻子。当时,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电力技术和大规模生产的发展已经积累了很长时间,汉斯也从贸易领域进入了生产领域。1953年,奥迪康开发了欧洲第一台晶体管助听器。1958年,头戴式入耳式助听器首次被开发出来。

第三次工业革命后,奥迪康发起了许多全球性倡议。先后开发了世界上第一台全自动助听器、全数字助听器、数字仿生助听器等。

经过时代的磨练,奥迪康至今仍保持着动手能力和机械化生产的强大结合。在其工具室,15名工匠和5名设计师将自己制作工具,以创造助听器概念产品,然后将这些产品移交给波兰工厂进行大规模生产。

“技术变革后,我们知道倾听不仅涉及耳朵,还涉及大脑中复杂的神经。助听器的形状越来越小,技术也越来越先进。”奥迪康诊断设备部门负责人阿恩·博伊尔·尼尔森(Arne boye nielsen)表示。

在新一轮智能浪潮下,奥迪康已经将原本由碳麦克风、耳机、电线和电池组成的简单设备助听器转变为如今的科技产品,包括人工智能和数字技术,可以连接到手机上,使其计算速度比传统产品快100倍。然而,计算速度越快,失真越小,声音越清晰。

在欧洲,一批助听器等“百年老店”产品通过不断的自我创新树立了新的技术标杆,在整个行业的发展中树立了里程碑。

“不老”活塞旧技术的时间价值

许多百年老店的成功故事证明了旧技术不是一成不变的。科技创新往往不是彻底的改革,而是传统技术与新技术、新场景的融合。

陈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进入德国斯图加特郊区汉森工厂,配备传感器的伺服气缸和使用新材料的特殊气缸等不同产品从装配线上取下。汉森作为液压缸和驱动技术领域的隐形冠军,将新技术注入古老而简单的活塞运动原理,并针对不同场景衍生出一系列新液压缸,这些液压缸在不同时期都具有核心价值。

在医疗领域,汉森根据客户的要求对标准液压缸进行了改进,最终开发出了一种专门用于核磁共振的无磁钢液压缸,对人体没有任何伤害。在汽车测试环节,汉森开发的液压缸可以通过高频振动测试汽车底盘系统和疲劳耐久性。新开发的碳纤维液压缸可以减轻设备重量,同时保证密封性。目前,只有德国汉森家族能够生产这种产品。

仍然有许多这样的新产品开发。在汉森的产品系统中,85%是非标准产品,由他们自己改进或由客户定制。在其官方网站上,不同材料的不同媒体可以形成各种不同的产品解决方案。

汉斯·葛耶尔也是顺应时代变化而产生的新内涵。汉斯·盖尔(Hans Geyer),1901年在德国黑森林希尔塔金属制品厂开始职业生涯,是全球卫浴行业的领先企业。这样一个老品牌,通过现代研发来挖掘产品的新价值。汉斯·盖尔(Hans Geyer)与世界著名的独立工作室凤凰设计室合作开发产品。现代物理技术和人体工程学研究深入到产品中,把已经存在多年的水龙头和淋浴头变成了功能更强的产品。

汉斯·盖尔(Hans Geyer)还建立了一个研究中心,该中心基于未来将要开发的新技术,专注于环境和气候保护。黑森林地区汉斯·葛耶尔(Hans Geyer)的展厅里,有一个大屏幕,自动计算其开发的智能节水淋浴喷头节约的水量和能量。这样一系列新产品的诞生,使得汉斯·盖尔(Hans Geyer)成为全球环保体系的一部分,并释放了传统卫浴产品的新时代价值。

将新技术和新手段渗透到传统工艺中,往往会赋予传统制造业新的效率和生命。

菲利普·莫奇今天的工作与过去大不相同。作为乔治·杰森(George Jason)产品开发部门的负责人,他的设计工作现在在传统手工工作和尖端3d打印技术之间交替进行。

乔治·杰森的银器是手工制作的。在汤杯的小把手上,可以组装250个不同的部件。产品设计和质量的高规格背后是高技能的工匠。在乔治·杰森工作室,25名银匠都有独特的技能。在丹麦,每年可以培训300名金匠,而银匠的相应数量要少得多。

六年前,为了提高产品开发的效率和质量,乔治·杰森(George Jason)引入了3d打印技术,并开始寻找擅长手工制银和3d打印产品模型的人才。菲利普被聘为银匠,专门从事电脑游戏和与电影相关的动画技术,他就是这样一个新工匠。

过去,银器设计主要依靠手工绘画,然后工人制作塑料模型。现在3d打印机打印模型交付给客户审查,philip可以根据客户的意见反复多次调整设计。不久前,他为丹麦女王做了银器。正是通过这种方式,他使交付的产品高度符合皇家的要求。

“3d打印技术和计算机已经取代了许多本应该由人们完成的工作,这样我就可以同时完成几个项目,而不是被束缚在一个项目上。设计和生产效率已经大大提高,银器开始赢得更多客户的心。”菲利普说。

正如英国历史学家大卫·艾顿(David Edgerton)在他的著作《旧技术的全球历史》中所说,科学技术的发展并没有用新技术取代旧技术。从全球化和“使用”的角度来看,会发现旧技术也有新的价值。

■佛山案例

海地美食行业:

百年古代方法的现代方程式

佛山海天调味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天”)高明总部,按照广东酱油最传统的生产工艺,将每一粒大豆在自然晒干池中晒干3-9个月。

与此同时,创新正在发生。在自动化车间,生产效率大大提高,而机器人根据菜单类型生产的酱油将经过494次质量检查。

通过将自动化和信息技术与古老的配方和技术相结合,这家百年老店在继承和创新方面以更具竞争力的质量巩固了其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

自动化技术优化千年进程

酿造酱油是一项古老的工艺。过去,即使在农村家庭,酱油也可以通过煮大豆、晒干并加入盐水来酿造。这种传统工艺已经流传了几千年。

在酱油中,广式酱油有其独特的竞争力。由于它与广东常年高温和自然晒干相结合,被认为是一种更先进的酿造工艺。

佛山是广东酱油的代表性产地。早在300年前,佛山生产的酱油就已经在东南亚、欧洲和美国销售。这些酱油是佛山20多个酱油农场生产的。最大的是海地人。

过去,即使酱油厂也只能依靠老主人的经验来判断他们的口味。低门槛导致了全国各地大量酱油厂的出现,旧的主模式也使得大多数酱油厂难以扩张。为此,早在20世纪90年代,海地创始人庞康就率先提出了大规模战略。

为了实现传统工艺的现代化,保证质量的稳定,百年老店海天几乎成为国内第一批引进自动化的企业。

早在20多年前,海地已经投资3000多万元引进国外生产线。此后,中国第一条全自动生产线和酱油压榨过程中的全自动闭盘制曲系统逐渐被机械手取代。

海地人将自动化技术与人力相结合,“这是确保食品安全和质量稳定的重要手段。”海地美食行业副总裁黄文标说。

把老师傅的“舌头”变成可量化的数据

为了提高质量,海天还将信息技术融入生产过程。在传统酿造中,老主人的舌头是标准的。为了实现工业化生产,海地人需要把老主人的“舌头”变成可量化的数据。

以检测为例,检测部门作为一个独立的单位,工作人员将大豆的蛋白质含量设定为固定值,并通过信息软件导入系统。只有通过质量检验的产品才会被转移到仓库,然后当产品进入生产过程时,财务部会将付款发送给供应商。

这样,传统的酿造技术就可以实现“菜单”生产。目前,一瓶酱油的诞生在海地被分为119个过程。每个过程都被一个固定的公式锁定。“配方”的形成是海天对每个过程的标准化结果。

这种信息转换避免了人为因素造成的细微差异控制不严的情况。

目前,海天从原材料开始,推动整个过程的标准化。从大豆到酱油,每个环节都可以追溯到数据。但在黄文标看来,这还不够。"标准化是一个持续优化的过程,没有终点."

海天秉承最重要的自然晒太阳老方法,从配方、工艺到操作引进新技术,是一个久负盛名的品牌,具有新的生命力。

■佛山笔记

做好质量工作需要企业家坚持自己的主营业务,促进代际传承。这可以从欧洲学到,在那里许多企业有几百年传承质量的传统。只要我们能把重视质量的精神传递给佛山的下一代和更多的年轻人,我相信佛山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拥有许多国际品牌。

同时,质量革命必须与创新和人才教育培养相结合。创新的核心是科技和工匠。企业家应该具有科技精神、科学思维方法和科学工具。他们也应该充分利用工匠来“做一件事,爱一件事”。在任何地方,只要你有高质量,你就能得到客户的认可,这样我们就能在世界上获得通行证。

——广东德冠电影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罗伟曼

值得思考传统产品如何赋予时代生命。制造业生产的工业产品没有艺术内容,但你可以考虑如何赋予它生命。这也是制造企业转型升级时每个人都应该考虑的问题。

许多制造企业将渗透时代的技术和文化内容,这些都是时代的价值要素。只有这样,我们的传统产品才能成为传统。如果我们的产品不能继续保持传统,那么它们的寿命将受到限制。

你如何理解“传统产品被制成传统”?科技产品和许多新产品实际上都有传统产品的基础。目前,佛山有许多传统产品。谈到转型升级,认为“传统产品无用”是错误的。相反,新产品实际上需要继承传统元素。它能否成为传统也是判断一个新产品是否好的标准。如果新产品不能成为传统产品,它们的投资价值就会相应降低。

只有当它成为一种传统,它才会被赋予时间技术和时间价值。

——广东华兴玻璃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申华

如何继承企业是一个值得我们研究的课题。我们可以向欧洲、美国和日本的企业学习更多。我认为企业应该明确如何培养人才,重视研发。在研发方面,许多欧美企业将约10%的销售额用于研发,有些甚至达到12%。中国企业和他们之间仍有差距。

企业应重视这些研发成本,利用它们招聘人才,增加培训和设备投资,推出工业4.0设备,并相应优化和改进管理。

——凌王电梯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永标

s仁夜的话

企业不仅要传递技术,还要传递好客户。

周其仁

几家欧洲企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于德国的汉族官员,我觉得他们的领导人都是非常孝顺的人。他们也是非常尽职尽责的企业,没有太大的想法或野心。商界领袖继承了上一代的工业和技术,并认为他们应该不辜负家庭的期望,或者比上一代做得更好。

我认为这家公司最幸运的一点是他从家人那里继承了最好的财产。这个物业不仅是技术,也是一群好客户。

从祖父母和父亲那里,他全心全意为这群好顾客服务。这项服务已经传递给第三代经理,并且还在继续。好顾客是趋势,好顾客是时代。因为好顾客也会关心自己的顾客,这种积极的反应会起到连锁作用。只要你跟随顾客,顾客的反应就会影响你。顾客做了正确的事情,自然会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对于丹麦的奥迪康这家企业,值得

北京快乐8 香港六合投注 江苏福彩快三 广西快3